蔬园艾田信息门户网>情感>故事:奇丑无比的母亲,却在去世当天成了大美女(下)

故事:奇丑无比的母亲,却在去世当天成了大美女(下)-蔬园艾田信息门户网

2019-10-22 17:09:20

丑陋的母亲在她去世的那天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人(上)

只有那双眼睛充满了怨恨、悲伤和与年龄不符的深深的黑暗。

他拖着徒劳的脚步走向我,捏了捏我的下巴。他的呼吸又脏又弱:“这种转变和分散确实很奇妙。他们能以各种可能的方式改变穆氏家族的面貌。”

我无视他的礼貌,只问道:“恐怕圣者已经做了所有的计算,而不是赞美奴婢。”

那个人指着墙上的画问道:“你知道画里是谁吗?”

我回答说:“我是一个永远在圣者心中的人!”

圣殿倾斜了它的嘴角,但是它脸上的肌肉一点也没有振动。它像石头一样坚硬:“这也是对的和错的!这个女人是我的母亲,也是我一生中最讨厌的人!”

是妈妈吗?原来在这座深宫里没有一句真话。

"那么,你对明兰的爱就是演戏?"我问。

圣人径直走到张玉椅子前,扯下椅子上的白布,露出一个留着长发、五官塌陷的女人:“你说,但是这个丑女人?”

“明兰!”我喊道,想起皇家桂花糕的盘子。明兰小时候,舍不得一下子全吃。

事实证明,她既聪明又诡计多端,她没想到枕头旁边的人会把毒药藏在蛋糕里。

她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样子,但毕竟只有那些已经修补好的部分不会再出现,这就是为什么她已经面目全非了。

“神圣,你要讲究,尽管拿去,也请让明兰和小乞儿来吧!”我跪下,重重地敲了三个响头。

圣人抓住我的衣领,把我拽了起来:“那么,这要看你的手艺了!”

带着最后一次站立的勇气,我抬起头直视神圣的眼睛:“我的技能怎么样?圣者不是已经用明兰做了很长时间的诱饵并且秘密地尝试了吗?

圣人突然笑了起来:“贾母女人不仅漂亮,而且冰雪聪明!我不禁有点喜欢你!”

“你不要这样!”小乞儿突然来了。

他被一只脚踢出了寺庙。

我看着挣扎的小乞丐,心里越来越难受:“冷静点,我会帮你补上后脑勺的洞!”

圣剑扬起眉毛捏了捏我的脖子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我向空中屈服,看上去很自信:“如果我看不到这一点,难道这不会玷污穆家一千年的声誉吗?我不仅看到我一进门,圣头的后部就裂开了,而且我还看到圣脸,即使不到三个月,也会像明兰一样裂开。毕竟,你的脸已经变得认不出来了!”

神圣的眼睛似乎在燃烧着火焰,但我知道他完全失明了。因为连他的眼睛都是晶石做的。他能感觉到我们位置的原因是他听力很好。

圣者用力把我拖到墙上,取下墙上的画。墙变了,露出一座黑暗的监狱,明亮的灯亮了很长时间。

黑暗的监狱里堆满了以前在燕省呆过的材料,其中一些甚至在穆家祖的训练中被禁止。

记忆突然爆发,涌入大海。渐渐地,他们逐渐出现在我的眼前。

我抚摸着身边的桌子和椅子,还有带裂缝的饭碗。

我看着圣脸,它僵硬得无法表达任何情感。

我开始记得小时候和妈妈住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,还有那个脸上一直带着纱布的弟弟。他的名字叫小寒。

我突然有点同情他。

“那一定很痛苦。”我问。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圣者问道。

"我说,从小就变成另一个人一定很痛苦吧?"

圣者冰冷的眼睛渐渐蒙上一层薄雾:“这很痛苦,但这一切都不是因为你妈妈和我妈妈!”

11

当我看到圣者时,我知道娘是被他杀死的。因为他身上的龙袍和他母亲去世时手里拿着的亮黄色丝绸完全一样。

他那样折磨他的母亲,大概是因为仇恨。

然而,娘直到死了才说凶手是谁。首先,她害怕我的报复。其次,她应该感到内疚。

我在为圣者修补后脑勺时听到了这个故事。

十六年前,第一位皇帝还活着。明妃和蓉妃同时怀孕。当皇帝心中充满喜悦时,他颁布了一项法令,谁生下他的儿子谁就是下一个。女王的儿子自然是王子。

这两个妃子公开秘密地战斗,希望他们能带头生下我们的儿子。在分娩的时候,明妃仍然没有忘记给蓉妃吃流产药。

但是谁知道呢,容桂菲用最后一口气生下了儿子,也就是小乞儿。明朝的皇妃只生了一个丑得惊人的女儿。

明妃知道自己输了,又怕女儿的出现会惊动皇帝,连夜将小公主送到丑县,命丑县县令暗中抚养她。

明兰是从出生就被遗弃的小公主。

权力吸走了人民的心,人民的心更加险恶。虽然明朝的皇妃被打败了一段时间,但她并没有心甘情愿地放弃。她要求有人在宫外找到一个满月的男婴,并把他关在黑暗的监狱里。我还要求有人找到我的母亲,让她根据王子今天的样子给男孩一个永久的形象。

穆家讲究,自然拒绝。明朝的皇妃冒着生命危险。母亲别无选择,只能屈服。

她开始带着两岁的我在这个黑暗的监狱里生活了五年。

婴儿会长大,他们的外貌会改变,如果一次性的改变太大,孩子们也无法忍受。所以娘只能一步一步来慢慢改变它。从五官到脸型,从骨骼厚度到每块肌肉的走向,母亲都需要像今天的王子一样铸造。

小时候,我还问娘,“我们为什么住在这么黑的地方?”

娘说:“因为我们穷,我们买不起好房子。”

我问,“为什么轻微的感冒总是痛得大叫?”

娘说:“因为有点冷。”

娘为我编造了一个美丽的谎言,但睡在我身边的懂事的微寒从未暴露出来。

娘花了五年时间,用尽了她的生活技能,完成了工作。

我记得那天,当我走出黑暗的房间时,韩笑抓住我的手,哭着要和我一起走。但是娘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。

后来,我母亲和我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江湖中晕头转向,醒来。

当我母亲哭了三天三夜,她说玲珑的心被尘土覆盖,这辈子不会有好下场。

又过了八年,韩笑杀了他的母亲和父亲。他赢得了第九个五年计划。原来,小琪也生来就注定要死。幸运的是,几名忠诚的高级官员不顾一切地护送他离开了宫殿。

“你知道玲珑心是什么吗?”在修补圣殿左脑的洞后,他突然拉着我的手问道,就像他小时候一样。

我摇摇头:“娘从来没提过。”

圣者说:“你的心是精致的,但你可以生也可以死。你还必须明白,我不止是一个破脑袋。”

我点点头:“的确,圣地已经被严重侵蚀,骨相错位,皮肤相正在腐烂。最严重的是,心脏的脉搏正在逐渐死亡,生命不长。”

“你说得对。这是你穆家的债,会还回来的!”

“那么,你杀了我妈妈?”

圣人移动了他的喉结:“事实上,她不必死,但是谁想让她保护你呢?”毕竟,慕家十八岁以后,没有细心的照顾,他们是活不了多久的。"

我心里很难过。我想起了娘美丽的脸庞,想起了娘死去的那个雪夜,我想起了她,说:“赵焱,照顾好这颗心,不要为娘报仇。”

很遗憾,我太固执了,不听妈妈的建议或小琪的建议。这一次,玲珑的心真的碎了。

我把死者的最后一根骨头磨成一个薄薄的头骨,切成三角形,插在最后一个孔的洞里,然后敢于说,“妈妈为她还债,我可以重塑你的外表,给你一颗精致的心。但你必须让小琪和明兰走。”

圣者甚至都没想过。他回答说,“好吧!”

"我要你起草一份没有证据的圣旨."

“很好!”

"圣旨颁布的那一天是改变主意的时候了!"

圣者按下了后脑勺,对我的技术非常满意:“好!”然后他说,“你可以在这里呆几天,我安排政府,照顾墙外的兄妹。”

我点点头,对他的背说,“韩笑,对不起!”

最后,没有回头路。

韩笑是由他母亲命名的。我猜他可能忘了。

12

我刮掉了圣殿的整个表面,然后再把错位的骨头拼凑起来,用红色桑树的树脂粘在一起。这种树脂一百年都不会腐烂,这将保证他此生的正直。只要轻轻一碰,就像蚂蚁咬人一样,即使干净的脸也会痛。但圣者说他能忍受。

我刮掉猪皮上的油脂,反复清洗,脱水几次,然后干燥成一块皮肤。他原来的皮肤皲裂了,不能再用了。这种特殊的猪皮富有弹性。只有在夏天,如果温度太高,它才会痒和融化。但圣者说他能忍受。

最后,我用晶石描绘了他的眼睛,用瓷泥烧了他的鼻子,用蝉翼充实了他的嘴唇,用棉线让他脸上的每一个毛孔都畅通。

我母亲花了五年时间仔细雕刻它,但我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日夜工作。

完成后,我支撑起虚弱的身体,举起铜镜问道:“圣地还令人满意吗?”

圣者敲了敲他坚硬的脸:“比以前强多了!”

“现在,只有最后一个过程!”

我从母亲当时的样子中学到了,用指甲戳我的胸口,伸出那颗血腥而温暖的心。它仍在猛烈跳动,一次。

"原来这是精致的,没什么特别的!"

我笑了:“这个世界上有些人被折磨得像鬼一样,但他们甚至看不到面前的图像。”

“我怎么能拥有它?”神圣的有些人迫不及待。

为了小琪和明兰,我也没有做太多保留。我直接切开圣箱,把心脏塞进里面,然后用生肌散来愈合伤口。

圣者日渐衰弱的心脉瞬间闪着活力,它的呼吸稳定而有力,甚至它的声音也充满了能量。他说:“原来,这是活着的感觉!”

我俯卧靠在椅子上,盖住我空虚的心灵,问道:“你说过一切结束后,我可以看到小琪的最后一面。”

圣人站起来,双手握在手中,问道:“你知道为什么我宁愿忍受各种苦难,仍然稳稳地坐在宝座上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!”

"因为,我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情决定别人的生死!"

我的喉咙被一包血闷死了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黑暗监狱的门打开了,小琪和明兰的尸体悬在横梁上,摇摆着,凝视着。

我在他的龙袍上吐了一口血:“你有...食言!”

圣人盛气凌人地说,“那又怎么样?你妈妈也答应带我走,但最后,她没有放弃我!”

我瘫倒在地上,我的心已死,无话可说。

圣者厌恶地把我挖了出来:“你可以呆在这个黑暗的监狱里,像个孩子一样陪着我。”我让你当皇后怎么样?"

愤怒和愤怒,我切下牙齿说:“魔鬼!”

圣人被激怒了,把他的链子穿过我的琵琶骨。“我是鬼,那么你可以和我一起成为鬼!”

说罢,重重地关上黑暗的监狱门。

13

我呆在黑暗的监狱里,白天没有白天也没有黑夜,没有春天也没有秋天。

圣者将每天亲自给我送饭,告诉我关于政府和妻妾成群的事,以及他如何能成为所有人的榜样并吓唬官员。

我从未做出任何回应。我决心要死。

但是他不让我死。

他说,“我很孤独,你必须陪我!”

我指着胸口的伤疤,警告他我活不到30岁。

每当圣者一时冲动而来,他都会失望地回来。

后来,他派了一个宫女给我送来食物。宫女从来不说话,只负责从一个小洞运送食物。

这一天,不知宫女从哪里拿到钥匙,竟然打开了黑暗的监狱锁。

突然阳光进来了,我的眼睛又亮又白。我只感觉到一个人深深地抱着我,喊道:“燕儿!我趁狗皇帝头疼给他吃药!”

这个声音太熟悉了,我简直不敢相信。

“明,明兰姐姐!”

“嗯,是我!”

“你,你和小琪不是死了吗?”

明兰摇摇头说,“不,他骗了你!”

“但我清楚地看到了你的尸体!”

“狗皇帝从小就被授予了住院医师资格,多少也学了一些皮毛。你看到的只是两个奴才。那是因为你太慌张了,所以你按他的方式做了!”

“那么,小琪还活着?”

明兰说:“生活,生活!”

我喜极而泣,大声哭泣,急切地说:“明兰,你能带我去见见他吗?”?我非常想念他,现在就想见他!”

明兰的声音突然冷却下来:“还没有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必须先面对我!”

我很困惑。

"我想变得神圣,成为世界上的男人!"

我苦笑,明兰,果然还是当初雄心勃勃的明兰。

"作为警告,我不会帮你的!"

“你必须帮忙,因为我还有小琪。别忘了,他摔断了一条腿,跟跛子没什么两样!”

我一次又一次地权衡,并向明兰解释说,在燕市后,我最多只能活20年,必须忍受各种各样的痛苦。

明兰被冻住了,说:“我能忍受!”

啊,就这样!

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对某些事情着迷。权力,不管普通与否,都是我们内心的结果。

14

这天,细雨如丝,凉风习习。

我终于走出黑暗的监狱,撑起一把油纸伞,走出戒备森严的宫殿大门。

明兰,不,现在应该叫圣洁,不是来送我的。毕竟,他目前的地位是不合适的。但幸运的是,她读了《姐妹情谊》,给了我很多钱。

宫殿大门外停着一辆马车。车帘外,伸出一只脏手。他手里握着一颗跳动的心脏。

那是我精致的心。

车里的男人说,“美丽的姐姐,我可以载你一程吗?”

我抽噎着,跑着跳上马车,大喊:“我要用我的一生去兜风。”

“那会永远持续下去,但我担心我姐姐会抛弃我!”

我拉开汽车的窗帘,看到里面的小乞丐就像个少年,一条腿不见了,清澈的眼睛也不见了。

“小乞儿,你的眼睛……”

小琪摸着我的头说,“我已经为你改变了这个心!如果你不了解伊恩,你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们!”

我还是不明白:“她想让你的眼睛做什么?”

“你有颗细腻的心,我有一双聪明的眼睛。聪明的眼睛能辨别是非,并能与心辩论。明兰成为皇帝最重要的是区分忠诚和战士。”

“所以,你从一开始就看到我很漂亮!”

小琪挠了挠我的鼻尖,说:“我瞎了。美丑和我有什么关系?只有你!”

我摸了摸小琪空洞的眼睛,说道:“你真好!”(作品名称:朱妍,作者:芥子粉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作者:匿名
2019-10-17 02:48:26 阿里P8程序员征婚:其实,男女平等都是骗人的
阿里P8程序员征婚:其实,男女平等都是骗人的
p8,就是阿里巴巴公司的程序员等级。这位p8是真的勇士。每一句都影响了“男女平等”。总之在征婚贴下面,男女是注定势不两立的。所以男性和女性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。但可惜的是,这种差异在男女之间并不平等。对
2019-10-17 11:34:03 "锅碗瓢盆1岁,王珞丹的瓢哥会骑滑板,宋茜家碗妹幸福吃鸡肉蛋
"锅碗瓢盆1岁,王珞丹的瓢哥会骑滑板,宋茜家碗妹幸福吃鸡肉蛋
张继科最先领走了盆妹,王珞丹领养了瓢哥,宋茜领养了碗妹,张子枫领养了锅妹。不过瓢哥能吃是事实。瓢哥跟着王珞丹居然会骑滑板了,这是什么样的生活?王珞丹还很搞笑希望瓢哥以后要听妈妈的话。相比张子枫家的锅妹
回到首页